[value:alt/]

博雅教材 | 如何向中国古人学室内设计

文章来源:富德室内设计培训学校 发布时间:2020-05-16 浏览次数:38

在房价飞涨、炒房团火热的时代,你是否真正静下心来关注过自己的居所?也许它并不大,还可能是老旧的出租屋,甚或只是你书桌前的一隅狭小天地。但那是每日与你真正为伴的“一亩三分田”。


你可知,中国的文人历来都把室内空间作为提高自我修养的理想场所,以充盈着精神气质和书卷气的雅致为美。而且这是一种无关金钱与地位的审美修养,即使落魄的文人也要尽量把自己的居所布置得雅洁。


今天,博雅君将和大家一起走近中国古代文人的居所,体会一种雅致的生活态度。




雅致生活:如何向中国古人学室内设计

(节选自梁梅:《设计美学》,2016年10月,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梁梅

先后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获博士学位,现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美学室,从事设计史、设计理论的研究工作。


中国传统建筑在室内设计中非常重视精神内涵的传达,强调对居住者德行的体现,以及对居住者品德的培养。(图1-26)除了皇宫佛殿的室内采用了许多雕刻和彩画等进行装饰外,一般传统的住宅室内装饰以简洁、雅致为美,彰显的是室内环境的精神气质和居所中人的品格修养。

 

图1-26 中国传统的室内设计重视陈设的文化内涵,强调对居住者德行的体现,以及对居住者品德的培养。


在中国传统教育中,礼仪教育极为重要,全方位地渗透到日常生活之中。因此,许多室内设计也实际上成为了礼仪教育的一种工具。中国传统社会有序化的形式体现在室内陈设布局中,形成了平衡、适度和中庸的审美取向。(图1-27 )

 

崇尚高雅是文人住宅、别墅和文士园林的基本格调,反映在陈设上即以简洁、素朴、雅致为美,也就是说,陈设如果能够适度自然、布局有法、留有余味、意味深长,就可以达到“雅”的境界。(图1-28)以雅为美体现的是古代室内空间营造的文人趣味,即使落魄的文人也尽量把自己的居所布置得雅洁。


图1-27 中国传统社会有序化的形式体现在室内陈设布局中,形成了平衡、适度和中庸的审美取向。

图1-28 陈设以简洁、素朴、雅致为美,如果能够适度自然、布局有法、留有余味、意味深长,就可以达到“雅”的境界。图中为苏州博物馆书斋陈设摄影图。


清代文人沈复在其自传式的《浮生六记》里就表示:“贫士起居服食,以及器皿房舍宜省俭而雅洁。”即使生活困窘,也要保持雅的风度。

 

唐代刘禹锡有一篇被广为传颂的短文《陋室铭》,文章的开头一句写道:“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开宗明义地表明山和水并不是因为其形态的高深而著名,而是其中居有仙和龙才知名。放在住房上,显而易见,房子不会因为其阔大华美就得名,而是因为住在里面的人而留名。文章的标题虽为“陋室铭”,但实际上在赞美和炫耀自己的所谓“陋室”其实是一个品味高雅、趣味超俗的居所,这样的家也许并无华丽的装饰,却已经蓬荜生辉了,又“何陋之有”呢?

 

即使是在辋川大建别墅的唐代诗人王维,在谈他的辋川别业时,也表示“斋中无所有,唯茶铛、药臼、经案、绳床而已”。这些器具无不体现了主人所追求的文雅趣味,体现了其室内陈设简雅的美学追求。

 

秉承中国古代文人强调清新雅致的室内设计美学思想,明代文震亨在《长物志》(图1-29)一书的《位置》一卷中,开篇就阐明了室内陈设布局的原则:“位置之法,繁简不同,寒暑各异,高堂广榭,曲房奥室,各有所宜,即如图书鼎彝之属,亦须安设得所,方如图画。”他认为“室中清洁雅素,一涉绚丽,便如闺阁中,非幽人眠云梦月所宜矣”。在他看来,如果室内设计太过华美讲究就会影响到人的生活品位,生活因此落入了俗套,更不宜“幽人眠云梦月”,享受清雅的生活情趣了。

 

图1-29  文震亨与《长物志》


清代文学家袁枚在《随园诗话》中也表达了自己在陈设方面的见解:“用典如陈设古玩,各有攸宜,或宜堂,或宜室,或宜书舍,或宜山斋;竟有明窗净几,以绝无一物为佳者,孔子所谓‘绘事后素’也。”他所说的陈设的最高境界,就是绚烂之极归于平淡、超然于物、超然于饰的素朴境界。


《随园湖楼请业图卷》 局部

由此可见,作为居室陈设美学思想代表的中国古代文人士大夫,追求的室内陈设之美就是一个“雅”字。而如何在室内体现这种气质呢?

 

《园冶》的作者计成和《闲情偶记》的作者李渔都对室内装修和陈设提出过自己的观点,他们都十分强调室内装修装饰和陈设的合理、简雅。计成认为园林装修要“曲折有条,端方非额。如端方中须寻曲折,到曲折出还定端方,相间得宜,错综为妙”,主张门窗要“疏而减文”,栏杆的样式“减便为雅”。

 

到了近代,梁实秋先生的《雅舍》一文直接表达了他的室内陈设雅的观念,他写道:“我有一几一椅一榻,酣睡写读,均已有着,我亦不复他求。但是陈设虽简,我却喜欢翻新布置。……我以为陈设宜求疏落参差之致,最忌排偶。‘雅舍’所有,毫无新奇,但一物一事之安排布置俱不从俗。人入我室,即知此是我室。”[25]中国的文化人都把简洁但有书卷气的室内作为提高自我修养的理想场所,以充盈着精神气质和书卷气的雅致为美。


梁实秋旧居“雅舍”

在室内空间中彰显雅的气质,主要体现在陈设的内容和方式上。中国传统建筑室内空间的陈设构成非常丰富,一般分为家具、帷幔、灯具器玩和字画等几个大类。家具也属于陈设的一部分,其中博古架成为了体现雅和书卷气的重要工具。博古架也叫百宝格,是传统建筑室内分隔空间的家具,也是室内陈设的重要内容,一般用来放置古董、书籍和贵重器皿。博古架作为室内陈设的独特要素,在设计上既考虑了陈设的功能要求,也考虑了美观的造型和技术上的合理性,在形式和功能上达到了高度的统一。

 

大量运用字画装饰陈设是中国古典建筑室内构成的一大特色,包括匾额、对联、挂屏、立轴、横批等。另外,屏风、隔扇等也经常会有雕刻的字画漆饰等。采用书法装饰室内,从内容上来说有抒发情感、陶冶情操、实行教化的意义;从形式上来说,可以通过匾额、对联、屏风等方式丰富室内装饰元素。匾额通常悬挂在厅、堂的上方,匾的内容往往是藻饰升平、寓意祥瑞、修身自勉、评点境界,经常可以看到的是“中正平和”“修身养性”“勤能补拙”之类的规诫、自勉等内容,在装饰美化、渲染空间氛围的同时,起到深化主题、画龙点睛的作用。( 图1-30)悬挂对联是用书法装饰空间的重要手法,在传统建筑装饰中有当门、抱柱、补壁三种方式。对联的内容与匾额相似,基本都是标点环境、激励情怀和诱发联想的。居住者通过这种方式把文学、绘画和书法等艺术综合统一在建筑的室内艺术中,为室内增加了文化气息和艺术意蕴。

 

中国古人崇尚“不为无益之事,安能悦有涯之生”的审美人生,因此,可以修身养性的琴棋书画成为了中国古代文人审美生活的重要内容。在房子宽敞的家庭里,会专设有琴房、棋室和画室,一般家里的室内陈设上,琴桌、棋盘、画案也成为了“雅室”不可或缺的器物。尤其是古琴,有些甚至根本不能弹,完全成为了室内雅趣的陈设之物。中国古代的广陵绝响、高山流水的故事都与琴有关,表达的正是中国文人审美生活的最高境界。琴本身就象征着一种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崇高与散淡,象征着精神的自由和生活的自然。

 

围棋在中国相传已有四千多年的历史,以黑白为子,以纵横方格为盘,浓缩一方天地,在有限的空间里蕴含着无穷的数理变化。弈棋的过程,宛如人生际遇,呈现出无奈和追求,演绎成人生命运的缩影。因此,古人常常三五好友徜徉在黑白世界中,体验博弈的乐趣,忘掉了世间的烦恼痛苦。琴桌和棋桌的设计和陈设也成为了体现雅致生活的重要内容。(图1-31)


 图1-30 苏州园林艺圃中的博雅堂

图1-31 五代 周文矩《重屏会棋图》

书房可以说是传统室内设计和陈设体现“雅”和“书卷气”最为集中的地方,也是凸显传统文人士大夫闲适雅致的生活方式和审美情趣的地方。书房的位置往往面对院落,窗外栽种植物,植物一般都选梅、竹之类的雅物,以表达居住者高远、幽雅的气质。窗下置一书桌,一椅子,便于开卷阅读。(图1-32)文震亨在《长物志》一书中谈到书斋的布置时,指出“入门便有一种高雅绝俗之趣”。书桌几案、经书子集、茶壶杯具,都是文人雅士们书房陈设布置的必备之物,而笔墨纸砚、琴棋书画和茶盏香炉往往是古代文人书房的标配,在室内陈设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形成了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室内设计风格。

 

图1-32 明 文徵明 《真赏斋图》(局部)


与严谨的厅堂陈设布置不同,书房的陈设宜浓淡得宜、错落有致。明代文人高濂对书斋的陈设布置的种类、样式也从美学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其建议更为严密、细致:“左置榻床一,榻下滚脚凳一,床头小几一,上置古铜花尊,或哥窑定瓶一,花时则插花盈瓶,以集香气,闲时置蒲石于上,收朝露以清目。或置鼎炉一,用烧印篆清香。冬置暖砚炉一。壁间挂古琴一,中置几一,如吴中云林几式最佳。壁间悬画一,书室中画惟二品,山水为上,花木次之,鸟兽人物不与也。”凡此种种,极为细致。

 

中国古代文人雅士的室内布局与陈设突出的是精致古朴、清雅闲适,尤其是书房布置与中国文人所追求的美学品质、情境、氛围互为一致,所反映的正是士人阶层在居室设计中的审美情趣和追求。

最新产品推荐

未能查询到您想要的产品

no cache
Processed in 0.538688 Second.